第五届“振兴杯”全国青年职业技能大赛之一:瓶颈开始松动


发布时间:2009-12-29 浏览量:
      两年前,在全国职业教育发展论坛上,时任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培训就业司副司长的张斌曾指出,许多地区和行业都存在着技能劳动者特别是高技能人才供不应求甚至严重短缺的现象,已成为制约企业持续发展和阻碍产业升级的“瓶颈”。

      时隔两年,在第五届“振兴杯”全国青年职业技能大赛决赛上,记者发现,这一曾被视为难以突破的“瓶颈”,有了逐渐松动的迹象。

    技术人才:更看重未来职业发展

      28岁的汽修高级工陈震是一名高技能人才,他对自己目前的工作生活状态很满意。参加工作6年来,从一名普通的汽修工人做到杭州一家4S店的技术主管,每月拿着5000余元的固定薪酬从事管理工作,他很知足。

      在陈震身边,有不少刚进店没多久的汽修工跳槽,但他不为所动。“单位给我的待遇已经不错了,跳到其他地方差别不大,还是要看自身职业发展的前景。”陈震说,现在4S店不缺普通技工,反而会花更多心思在高技能人才身上。

      在本届“振兴杯”大赛决赛的汽车修理工赛场上,大部分参赛选手都像陈震一样来自各地4S店或者几家较大的汽车生产厂家,他们大多是汽修行业的高技能人才。

      “现在刚进单位一两年的人跳槽比较多,像大家这样的高级工跳槽的不多。”陈震与这次参赛的几个同行聊过,与过去高技能人才紧缺时期技工频繁为高薪跳槽不同,现在大多数人更看重自己未来的职业发展空间,“像大家这种做了有些年头的、技术不错的、学问素质也可以的高级工,单位给了很好的上升空间,一般不会乱动。”

    企业:不光靠加薪留人才

      近两年,尤其是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呼声越来越高。随着经济转型节奏的加快,很多企业需要通过不断增加产品的技术含量来适应新的市场变化和经济形势。走在前列的企业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尝试建立一套高技能人才的自主培养机制,以适应企业发展的需要。

      “建立一套标准化的、一级一级往上升的人才培养机制,就不会担心人才不够,还能让一线的员工有一种愿想,有奋斗的目标。”浙江吉利豪情汽车制造有限企业团委书记何雄军先容,在他们企业,一个刚进单位的年轻技工可以通过参加技能等级鉴定、为企业创新创效献计献策、参加企业内部培训、参加行业竞赛等方式获得积分,积分满一定数额就能升格为星级员工,薪水也会随之上涨。

      这次浙江省选拔来沈阳参赛的两名涂装工汤锦滔和任大生,均来自吉利豪情企业。他们目前正在参加企业技能讲师的评定,这次大赛如果取得好成绩,将会为他们的讲师评定增加筹码,“评上讲师就要定期给年轻人上课,搞讲座,能增加积分,还能提高福利待遇。”

      浙江代表团领队、团浙江省委青工部副部长陈继胜说,现在非公企业的用人机制日趋完善,一些企业不仅能招到人,而且能留得住人,“这种留人不是单纯通过加薪,而是通过一套完整的激励机制,给员工一个继续发展和升职的空间。”

      天津财经大学罗永泰和刘玉斌两位教授曾从需求开发的角度,对高技能人才的激励课题进行过调研。通过总结高技能人才的成就需求和自我发展需求,他们发现,对高技能人才激励强度最大的是福利水平、自我发展、工作发展前景和工资水平的提高。

    政策松动人才“瓶颈”

      12月初,上海市11名享受2008年国务院特殊津贴的高技能人才,和50名享受2008~2009年度市政府特殊津贴的“上海市突出贡献技师”从市领导手中接过了荣誉证书。这是该市高技能人才首度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待遇,也是该市首次评选“突出贡献技师”,并将其纳入市政府特殊津贴范围。

      一段时间以来,我国技能劳动者,特别是高技能人才比例偏低,前者占全国城镇从业人员的33%,后者占技能劳动者总量的21%。而在西方发达国家,这两项数据分别为50%以上和30%左右。2001年起,诸如“技工荒”之类的用词开始在国内各大媒体上出现。

      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制订的《高技能人才培养体系建设“十一五”规划纲要》,到“十一五”期末,全国技能劳动者总量达到1.1亿人,高级工水平以上的高技能人才占技能劳动者的比例达到25%以上,其中技师、高级技师占技能劳动者的比例达到5%以上。到2020年,力争使我国高、中、初级技能劳动者的比例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形成与经济社会和谐发展的格局。

      近年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出台了一系列高级技工培养计划,如“新技师培养带动计划”、“农村劳动力技能就业计划”、“国家技能资格导航计划”等。各地各级团组织也通过联合相关部委开展以“振兴杯”全国青年职业技能大赛为主要依托的“青工技能振兴计划”,为培养青年高技能人才作出贡献。

      据权威人士提供的2003年~2007年统计数据,2007年全国参加职业资格鉴定的人数为1223万人,较2003年687万的总人数将近翻了一番,其中有925万人通过参加鉴定取得了不同等级的职业资格证书。

      引人关注的是,从2005年,也就是第一届“振兴杯”大赛举办那年起,我国开始对全国全年取得技师、高级技师职业资格的人数进行统计。2005年全年有831万人取得不同等级职业资格证书,其中技师、高级技师22.8万人,2007年这一数据增加到了32.1万人。

      逐年增长的高技能人才总数背后,也有“振兴杯”的功劳。大赛自2005年举办至今,已累计有620多万名青年技术工人参加。前四届大赛共表彰优秀选手300名,培养高级工39名,技师158名,高级技师78名,在提升青工技能素质、加强青年技能人才队伍建设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一些城市,长期稳定的技能竞赛、技能培训和技能鉴定机制不仅增加了城镇技能劳动者的总量,还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技能劳动者的结构组成,中高级技能劳动者比重明显上升。比如上海,2008年该市高技能人才占技能劳动者比重已从2002年的6.2%提高到了21.07%。从结构上看,技能劳动者等级结构比例逐步趋向合理。2002年末,技能劳动者初(初级工)、中(中级工)、高(高级工及以上)等级的结构比例为57:37:6,呈金字塔型,高技能人才比重明显偏低,中级技能劳动者比重也不高;而到2008年末,这个比重变成了39:40:21,呈橄榄型,中高级技能劳动者比重有了明显上升。

    (信息来源:《中国青年报》2009年12月29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